专访浅堤:我们离去家乡,才唱出高雄

浅堤由主唱依玲、贝斯手方博、鼓手堂轩、吉他手红茶,四位成员所组成。

采访当天,浅堤的四位成员主唱依玲、贝斯手方博、鼓手堂轩、吉他手红茶,正如火如荼地为即将来到的《婚礼之途》专场准备。在台北狭小的录音室里,四人正边准备、边说笑、边埋怨窗外下着小雨,那晚餐该去哪里。浅提的慵懒与幽默里,带着来自高雄的真性情。

浅堤的四人彼此认识至今已过十多年,2021年底,挟带着《婚礼之途》的发行,成立自己的公司「汤与海音乐有限公司」。依玲笑着说这个新的状态,像是跟团员们命定的婚姻关系,有了更大的目标,也打算走得长长久久。

「汤与海」是方博取的,来自於他们2017年发行的首张EP,对他来说浅堤是个与海及土地脱不了关系的乐团,「汤」与「海」这两个字,集结了生活与大自然的意涵。「汤与海都是水的状态,」依玲说道:「可以小到日常生活大家都爱喝的汤,但是放大可以是我们来自的城市,甚至是台湾这个岛屿都跟大海很有关系。」

高雄与台北的距离

目前,方博跟堂轩住在永和,红茶跟依玲则住在高雄,随着练团及工作安排南北往返,彷佛是永远都在出差的上班族。奔波的生活没有规律可言,工作完回到高雄的家还无法休息,还有堆积的家务必须解决,和许多日常琐事代办。

浅堤期望未来能搬回高雄工作。

如此的忙碌和疲惫,让人不禁好奇为什麽不搬到台北?依玲的答案是想要有天四人一起回到高雄工作。如今奔赴台北,是因为相较起高雄,北部的资源更加丰富,若要回到高雄,无论交通时间,或车马费用都是额外的负担,为此他们还需要几年的累积,让他人愿意为了浅提,接受从高雄出发的报价才行。

崇尚高强度工作的堂轩,则觉得高雄的生活太松了,「我觉得这有点像是磨练,就像从纽约回来的人强度会比较高,要把能力跟心境都练到在高雄工作也可以维持一个水准。」就像同样来自高雄的乐团大象体操所说,因为有着在台北读过大学及长住的经验,才有实力搬回高雄工作。

离开高雄与否所带来的影响,并不是一言两语能够清楚说明,但持续移动过程确实造就不同,让浅堤看事情的角度不断改变,让他们的音乐不同於高雄,也不同於台北,而是像是水一般自如变换。

与家乡的十年

浅堤的起源,可以从2010年开始举办的浅动音乐文艺营说起。这个简称「浅动」的营队,是由大象体操的吉他手张凯翔所创办,依玲、堂轩及红茶都曾担任过工作人员,带着许多高中生踏入音乐业界。

2021年,浅动来到第十届,过往的学员成了浅提专场幕前幕後的工作人员,堂轩説:「浅动是一个从高雄出发的活动,带动许多南方音乐人,所有乐器行、练团室,成发的时候也会找高雄的团来演出,整个高雄的音乐圈是很紧密的。」

十年的缘分在高雄彼此牵动,也连结到依玲的故乡——澎湖。澎湖出生长大的她,老是跟团员说着关於澎湖的种种难忘,也让团员意外地发现,原来有不少澎湖人落脚於高雄,如今已搬回澎湖的MV导演李彦勳,也曾是述说乡愁的其中一人。

最早李彦勳提议要在台华轮——这艘往返高雄和澎湖马公的豪华客轮上进行live表演时,并未让浅堤动心,後来红茶一查才惊觉,「原来台华轮跟我们差不多大,一样30岁了,而它即将在明年退役。我们这张《婚礼之途》也是在讲30岁的心境,刚好跟它结个缘。」

打开Youtube上台华轮live的影片,开头的一颗长镜头看着依玲带领着观众,以及台华轮的故事一起登船,从〈礼物〉到〈水母漂〉,从早晨唱到夕阳。一首首的演唱是献给同样三十岁的台华轮,也献给「所有在本岛落地的澎湖移民」。

开启对话的公路之旅

从2016年首张EP里的的〈怪手〉,到2021年发布的专辑《婚礼之途》,最大的不同是对话。过往的浅堤等着依玲有了思绪,写了歌,才开始专辑的制作。这次团员间花了许多的时间对话,分享自己的故事,才统整出概念,由方博梳理曲目,打造了这趟恒春之旅。

随着〈下南州〉一起踏上高速公路,带着祝福般的〈礼物〉来到婚礼现场,拥抱着轻快〈恒春花絮〉,在〈呱呱坠地以後〉稍作小憩,最终驶回家中,度过〈又一个漫长的下午〉。从序曲启程直到结束,这张专辑是一场完整的公路之旅,也是一趟自我和解的路程,走着,听着,好像豁然开朗了,让不少人觉得,浅堤的歌好像比以往更活泼了。

浅堤的主唱依玲觉得,在新专辑《婚礼之途》变得更愿意沟通了。

「我觉得不是叫活泼,应该说更愿意沟通。」依玲回应,一开始的〈怪手〉是避开自己单纯的陈述,等着他人来理解,因此写了许多与土地议题有关的歌,包括〈高雄〉和〈叨位是你的厝〉,「那些土地的议题是在展现我自己,也是在保护我自己。可是随着创作,音乐人一定得把自己打开,去探索自己。」

乐团的变动,海外的演出,一次次转变了依玲,才在2017年的EP《汤与海》有了沟通的念头,2020年的专辑《不完美的村庄》中探索自我,「我在把倔强的自己,跟另外一个不倔强的我,所对话的过程给大家看。」

拍谢少年的维尼作为《婚礼之途》诞生的见证人,曾对他们说过,30岁的自己就是要让20岁的自己,觉得现在的样子有够秋。虽然对浅堤而言,现在的模样还不及圆梦,却也有了踏实感,一首首歌曲,一张张专辑,正是他们搬回高雄的返家之途。

|延伸阅读|

  • 【VERSE VOL. 10】从南方出发的音乐之旅
  • 林夕的词人之路(上):没有比让文字跟音乐结合更幸福的事
  • 来自台湾的柔性风暴:落日飞车如何成为活跃在国际的独立乐团?

➤ 订阅VERSE实体杂志请按此
➤ 单期购买请洽全国各大实体、网路书店

VERSE 深度探讨当代文化趋势,并提供关於音乐、阅读、电影、饮食的文化观点,对於当下发生事物提出系统性的诠释与回应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
()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