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利时设计两人组Studio Plastique,回收电器垃圾为它带来新一轮生命周期 |cacao 可口杂志

每年,世界产生大约 5500 万吨的电器垃圾,其中包含约900 万吨的废弃玻璃。成立於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塑料工作室(Studio Plastique)由设计师阿奇博尔德.戈兹(Archibald Godts)和特蕾莎.巴斯克(Theresa Bastek)在2015年共同创立。他们受到这些废弃统计的启发,从电器垃圾中收集的材料,制成的各式家居用品。他们热衷於生产的核心价值,社会的所有问题都可能成为他们研究的对象,并且将设计定位为「转型世界的工具」。通过设计探索新的制作方法,来解决人类过度消费以及日益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。

设计师阿奇博尔德.戈兹(Archibald Godts)和特蕾莎.巴斯克(Theresa Bastek)组成的塑料工作室(Studio Plastique)

对生产方式和真正需要的东西,进行真实的反思

两人相识於荷兰埃因霍温设计学院(Design Academy Eindhoven),在快毕业时,有感於工业生产的大量生产,没有任何不必要的、没有任何特色、不够优雅的东西,充斥在世界让他们感到恐慌。他们决定用设计解决这个世界所面临的诸多挑战。出於对跨文化和社会话题的共同热情,他们不断研究材料与技术,发现它们有复杂的供应链问题,於是发起人类资源所有权及共同概念的挑战,将废弃物作为突破设计的开始。

首先,他们分析了玻璃、玻璃纤维和矽是由二氧化矽沙子所组成。这些易於回收的材料,本质上包含了产品的美观和性能,但一个根本问题是——生产链限制了这些材料的重复使用。目前,从电器和电子设备中收集的玻璃废料并不允许玻璃材料的回收,因为二氧化矽特性的可变性,不适合作为二次原材料的玻璃行业标准,因为金属氧化物涂层和着色等等处理过程,使得事情变得更加困难。正是这种多样性激起了他们的兴趣,并成为工作室设计项目的独特特徵。

《无处不在的沙子》(Common Sands,2016)是塑料工作室对基础资源量化的一次尝试。该项目将沙子作为「人类文明的基础资源」,从建筑、家居到通讯和制药,探索了沙子在我们身边无处不在的特性。二氧化矽成分作为主要材料,这是他们回收废弃玻璃而来。他们将各种玻璃容器的大小换算成沙子的数量,唤起了人们的认知联系。

该项目最後制成一系列玻璃物品,从托盘、盘子、玻璃瓶花器和玻璃杯,颜色和形状各不相同。厨房中玻璃容器的使用关乎食品的卫生,项目保留了这些容器的功能属性,即与食物和日常生活的关系,以最接近物体情感的方式去讲述故事,复原环境、资源、产品和使用者之间的关系。塑料工作室正在从战略上,定位设计师在不断发展的工业、文化和人类体验中的新角色。

废弃的电器垃圾《无处不在的沙子》(Common Sands,2016)《无处不在的沙子》(Common Sands,2016)

有了概念发表後,促成了塑料工作室与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(Snøhetta)及品牌布里奥尼(Fornace Brioni)的合作。《Forite》回收玻璃砖系列,玻璃砖作品均由废弃微波炉的玻璃组件制成,创造出精致、可持续和智能化的建筑产品,为大量尚未开发的材料创造新的价值,即我们处理自然资源创造材料的方式。

他们还设计了具有特殊设计的杯子,以限制年轻人过度饮酒,使饮酒成为珍贵但繁琐的仪式;他们还为狗开发了配件,以帮助和提高老年人的护理质量。所有的设计想法,皆来自强调被遗忘的资源和浪费,为工业提供对环境负责的替代品。

工作室的近期作品《当代》(Current Age,2020),则继续跨界合作之旅,将视线转向资源在社会中的生产与供应过程。电力作为该项目的核心,既被视为非物质现象,也是当今社会从文化、通讯到工业、医药和技术发展不可或缺的角色。项目源於一个问题——作为设计师,如果我们的任务是打造一盏灯,是否也应该包括光线进入灯具的方式呢?由此,他们聚集了电信商、能源供应商、创新学者、可持续能源专家等全业内人士共同参与,重新设计并阐释对电力及其系统的想法。

《Forite》回收玻璃砖系列《当代》(Current Age,2020)

工作室命名为「塑料工作室」颇具挑衅意味,藉以讽刺没有任何材料能像塑料一样,让设计师和发明家们能以非常低廉的成本,完成自己的发明创造。但是他们对五年後自动溶解的材料感兴趣,这也是许多产品的预期寿命。他们为自己感到自豪,因为他们创造的材料,不会对环境留下有害的痕迹。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
()
x